主页 > E生活记 >一千年后我又红回来啦!比「一片歌手」更狂的「一首诗人」! >

一千年后我又红回来啦!比「一片歌手」更狂的「一首诗人」!

来源:申博私网放线     2020-06-14 03:21:26     阅读次数:586

一千年后我又红回来啦!比「一片歌手」更狂的「一首诗人」!

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点看,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有时嘴砲唬烂、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

批踢踢乡民喜欢玩一个无聊的老哏,记忆中某个艺人歌手曾经暴得其名,专辑狂销电影热卖,一夜间街知巷闻,但分明也没传出被封杀或婚嫁的新闻,就又忽然销声匿迹了,影剧版丝毫无掌故皆无可供考索,也再无狗仔能穷尽其行蹤。时隔经年,偏偏又会有好记忆力的乡民旧事再提,上八卦版问「□□□现在在干嘛?」这时乡民们就会因题作答,根据提问的时间回答□□□在吃饭、宵夜或準备睡觉。

我一直觉得这白痴造句式的问答看似聊赖,实则颇有哲理禅机。一个在艺能圈过曝的活跃偶像,即便曾经如何呼唤风云、叱咤笑傲,但铅华褪尽,光影黯淡的舞台红布幔谢落背里,他也不过是个一般人,和我们一样柴米油盐,吃喝拉撒。

但大伙终究会好奇啊。谁去了好乐迪或星聚点,点了首失蹤歌手的九零年代神曲,不同年龄差的同事怔忡惊诧,问这明星是谁,这首歌哪个年代的。这就是所谓的「一片歌手」,不限于仅出过一张唱片,但我们就凭着那首熟悉的旋律、铿锵的节奏,牢牢记住那个谁。

说起古典时期文学史流变的一片歌手,大概没比得过唐朝诗人张若虚来得更传奇。我在学校的大一国文课,固定讲授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然而关于张若虚为人生平,我们所知极其有限,仅知道他是扬州人,曾任兖州兵曹。与贺知章、张旭、包融齐名,还搞了个类似少女时代的小团体,称为「吴中四士」。

看过《唐伯虎点秋香》都知道,古代才子喜欢搞什幺封号,什幺苏门四学士,江南四才子。但这种并称最后往往只能红一两个人,看AKB就知道了,就像电影里「红烧翅膀我喜欢吃」的唐伯虎,还有画小鸡吃米图的祝枝山。「吴中四士」里张旭以草书闻名,而贺知章则以谪仙人称讚李白,定调了李白其后的「诗仙」盛名。但说起张若虚,《全唐诗》里仅收了他两首诗,更神奇的是在明代以前这人早已湮没无闻,是明代复古派的李攀龙编《古今诗删》时,注意到他的〈春江花月夜〉这首奇诗,于是他重新登上唐诗经典作家之列,这时距离张若虚活跃的年代,已经过了将近一千年,后来诗论说他「孤篇横绝,竟为大家」,靠着一首诗重回文学史,肯定比九零年代那些一片歌手的扯铃还扯,比九四和九五都还狂。

其实〈春江花月夜〉此题目乃乐府旧题,为六朝陈叔宝所创,内容偏向宫体闺怨,张这一首的后半段,同样也讲游子思妇相隔千里,换成现代大概就是「糖糖脑公人家好想你」这种熊大捧花兔兔落泪的Line图传情,但张若虚写此题,前半段极其魔幻,将闺怨诗的纵深推拉到难以想像的高度: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前几句作者描述了一个远景,春江潮水注入海洋,一轮明月冉冉升起。因月色太过皎洁,在月光照耀之下,缤纷花林宛如结霜,汀州白沙彷佛去背。在这样一个江天一色毫无杂质的逢魔时刻,张若虚不是先拍照打卡上传,而是提了个我们现在看来莫名却依旧苦涩的叩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这问题很白话,照字面翻的话有点像鸡生蛋、飞矢辩或阿基里斯追龟那种诡辩术。若从演化论还是生物科技演进来探讨,第一个在江畔被月色照耀的原始人可能是进化快要完成的类人猿露西,但这首诗要得到的回应,显然不仅是这个标準答案。从更心理层次来说,人受到外界环境刺激而有反馈机制,但满足了生存需求与现实安危后,才进一步进化到了美感体验。此处的「望月」,诗人真正要问就是人类启蒙以至于美感需求的哥白尼大转移。

说得更白话,这首诗从字面的艺术雕琢进入到了哲学诘问——人生何其有限,但代代无穷;江月取之不竭,犹如宇宙大爆炸的无限扩张。我们中学教材必选的〈赤壁赋〉,什幺「江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差不多就是这个主题的延续。要知道,人类真正展现高于其他生物之智能,就在于我们开始去叩问那些无边界无正解的难题。像以前诗话说的,诗有可解、不可解、不必解,镜花水月,空灵禅机。

之前乡民曾拿我们中学背的诗词来分析,发现这些诗不外乎古人写的废文,像「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或「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前面没人后面没人,世界很大我哭哭了」,其实我不否认这些诘问草率空灵的诗歌,以纯粹意义的层次来说确实是废文,但要说此废即彼废,直接等于乡民幻想佔容量的废文,倒也本质有别。古典诗之美感表现在延续、缓慢,寂寞与静谧,唯有一切枯槁、萧瑟、荒凉、恬静挥发到极致之时,这种无限意涵的体会也就到了极致,唯有此刻,我们隐隐约趋近于无穷宇宙最深刻的能指。

我想这就是张若虚唯一一首代表作〈春江花月夜〉的密码。何春无江花,何夜无明月,但当月色的皎洁被昇华到了美感层次,当江水的悠长被抬升到了宇宙级别,诗人才真正开始写作一首诗。这首诗的表面可能看似与人生无涉,内里可能不过是陈腔的意象与套语,但这不就是诗的本质?就算有朝一日我们眼前之文明成了荒岛,这些文献会以经典的姿态被留下来,证明一切的曾经存在,证明有些什幺还不曾烟消云散。

读到这里的读者太认真啦!快按输入兑换码「XC8CRN」免费领一本《唐诗三百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

申博私网放线|快乐生活每一天|免费发布生活|品质生活健康为先|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博太阳游戏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